隨夢小說網

第345章 根本就是條狗!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小貼士: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
    現場排隊的人很多,第一批玩家沒過多久就紛紛站起來了,然后一臉鐵青地擠出人群。*隨*夢*小*說 WwW.suimeng.com

    后邊的玩家們還納悶呢,不是說好了0條命嗎?怎么這么快就走了?

    前排的玩家能看得清清楚楚,0條命也根本不禁死啊!

    當然,這里面有很大一批人根本就沒打完0條命就歇菜了,真正堅持死完0條命的都是少數人。

    挫折感太強了!

    坐鬼佛之后所有怪物全都刷新的設定也確實太硬核,很多新手玩家第一次玩這游戲,跌跌撞撞地過了序章,剛被葦名弦一郎給砍了手,還以為自己終于要步入正軌大殺四方了,結果反手就在小怪堆那被瘋狂教做人。

    關鍵是,死了之后的懲罰機制也很可怕,經驗和錢直接減半,而且怪物反復刷新,讓大部分玩家的游戲進度都幾乎沒有什么推進,死得多了np還會龍咳,勸退效果極佳!

    還有一些特別懵懂的玩家,打序章的時候只有一絲血,喝了藥也只有半血,明明游戲已經給玩家們規劃好了路線,結果這些玩家要么就是不知道在草叢里蹲下,要么就是自作主張地爬墻,誤打誤撞地惹動了小怪,死了四五次才找到正確的路。

    就連一邊的胡斌都看不下去了,感覺自己被這些玩家們菜得頭暈。

    這也就是現場人多,第一批放棄的玩家不太好意思大聲嚷嚷,否則早就造反了!

    這些人只能是憋著一肚子火去別的展臺,或者去玩《水墨云煙2》的dl了,雖然對《只狼》這游戲很有意見,但大部分人也只是小聲bb而已,暫時沒人大聲喧嘩。

    因為……怕被鄙視。

    0條命一眨眼就死光了,如果這時候大聲喊這游戲太難了,豈不是要被在場的眾人瘋狂嘲笑自己太菜?

    所以,第一茬韭菜默默地退場了,第二茬韭菜情緒復雜地頂上。

    第二批玩家基本上都已經看前面的人玩過了,等自己拿到手柄的時候,情緒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前面那哥們也太菜了,看我的!”

    “0條命啊,不至于這么快就gg吧?”

    “看起來確實很難的樣子……我能行嗎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批玩家,有很自信的,也有很忐忑的,紛紛開始新游戲。

    胡斌在一邊默默地看著,心里很是發虛。

    能不能行啊這!

    之前他就覺得這游戲實在太難了,他自己親自做的游戲內的戰斗系統,對于游戲的打法可以說是非常清楚。像怪物的警戒范圍啊,布怪的規律啊,一些特殊技能的應對方式啊,全都非常清楚,可即使如此,胡斌在打試玩deo的時候依舊被幻影之蝶打得意識模糊。

    更何況是那些對boss技能和小怪特性一無所知的玩家們?

    胡斌本來想改的,但鐘鳴不同意,所以胡斌也就沒改。結果現在拿給玩家們一試玩,胡斌才感覺自己真真的被鐘鳴給忽悠了,而且是忽悠慘了!

    誰說的單機游戲玩家們都非常硬核呢?

    誰說他們游戲天分都很高、技術都很好呢?

    這群人都被虐成狗了啊!

    顯然胡斌是對的,之前他的經驗就是,做游戲必須盡可能地照顧到最菜的玩家,新手引導要足夠詳細、前期關卡要足夠弱智,這樣才能保證大部分手殘玩家也不會卡關。但是鐘鳴直接就把他的想法全都推翻了,并且拍著胸脯保證單機游戲玩家們耐受度都很強,根本不用擔心。

    結果……我信你個鬼哦,你個糟老頭子壞得很!

    第一批玩家里,那些心理脆弱的玩家基本上都是卡在第一個精英怪那邊了,試玩關卡都沒過去;那些過了試玩關卡的,也全都卡在了第二個精英怪,死出了龍咳;少數拿到鈴鐺進入幻境的,開始了在彌山院圓真那里無盡地死亡。

    只有少數人還堅持在摸索,看道具說明、看技能說明、仔細練習招式……但大部分玩家臉上,都已經是非常煩躁的表情。

    胡斌默默地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,先看了看旁邊的緊急出口,一會兒如果發生什么群體件的話,自己應該能在其他工作人員的掩護下開溜。

    “感覺……一世英名要葬送在這里了……”胡斌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程陽接過手柄,開始試玩《只狼》。

    看完了前面那哥們的血淚教訓,程陽玩得非常小心,凡是彈出來的提示全都一個字一個字地閱讀,生怕遺漏了什么關鍵信息。

    前面那哥們就是吃了這個虧,彈出來的系統提示全都跳過了,結果自己瞎打,很快就被小怪和boss砍得意識模糊。

    “招架……可以架開攻擊……忍殺……架勢槽滿了之后可以直接處決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,前邊那哥們玩得姿勢根本不對,怪不得被虐成這樣。”

    程陽小心翼翼地跟著教程走,果然比前面那哥們要順利多了。

    前面的小怪確實可以莽,而且可以輕易地殺死,這往往給很多菜雞玩家一種錯覺,就是以為自己這種無腦攻擊鍵的智障打法沒問題,這種人,很快就要在第一個精英怪山內重則那里被瘋狂教育。

    就算僥幸過了山內重則,后邊還會遇到河源田直盛,各項屬性全方面加強,招式也變多,一樣還是要被瘋狂教育。

    其實前期也有一些小怪是會招架的,招架之后就會立刻反擊,而玩家如果不招架就會被砍一刀,成功招架就可以處決。這已經是制作人在暗示了,但很多玩家被砍了也不去想這其中的細節,仍舊悶著頭往前沖,被后面的精英怪教做人也就怪不得別人了。

    程陽順利地通過了序章,雖然在葦名弦一郎那里被瞬秒了,但他在序章一次沒死,感覺自己非常驕傲。

    “果然,前面的哥們太菜了,我跟他不一樣。”

    程陽心里美滋滋的,一種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游戲進程繼續,程陽按部就班地清理小怪,一路暗殺,最終來到了河源田直盛這里。

    “一定不要犯跟前面那哥們一樣的錯誤,只要正常地招架,肯定沒問題。”

    程陽信心滿滿地沖了上去。

    五分鐘后,程陽在鬼佛復活。

    “等等,好像……哪里有點問題。”

    程陽再次快速跑酷到河源田直盛的位置,然后四分鐘后,再度死了回來。

    死亡次數瞬間就到達了四次。

    程陽整個人都懵了,這游戲不對吧?

    我明明已經知道游戲機制了,怎么還被這個boss按在地上打啊?

    河源田直盛拿著一把大號的武士刀,只要砍中就是直接半血,而且這哥們不像其他小怪一樣動作單調,如果只是大開大闔地掄刀,那很好招架,但河源田直盛會很多種不同的技能,比如用刀柄戳、用腳踹,還會掃地攻擊和抓取技。

    程陽格擋已經練的差不多了,可頭上一出現“危”字的時候就瞬間手忙腳亂不知道該干什么,往往是被掃地攻擊直接砍到,莫名其妙地就死了。

    程陽嘗試了好幾次,也只是打掉了河源田直盛一條血,但這種精英怪必須要忍殺兩次才能徹底殺死。

    又一次死亡之后,狼在佛雕師旁邊醒來,屏幕上彈出了關于“龍咳”的提示。

    程陽一臉懵逼地讀著屏幕上的說明。

    “龍咳?”

    “多次死亡會向世間散播名為‘龍咳’的疾病……咳聲越多,冥助的概率會越低……”

    “靠!我的冥助概率都只有15了!!”

    程陽扶額,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原本的冥助概率只有0,已經很低了,結果現在直接減半了可還行???

    0條命還剩了不少,但程陽已經有點不想玩了。

    太打擊人了!

    關鍵是程陽注意到,每次死亡之后的“死”字都是不一樣的,有各種字體,死了這么多次了,竟然一次都不帶重樣的!

    感覺這是設計師在故意侮辱我啊!

    程陽很想走人,但忍住了。

    現在走了,豈不是說明我跟之前的那個菜雞哥們一樣貨色?那絕對不行!

    程陽整理了一下心情,再次挑戰河源田直盛。

    慢慢地,他也有點摸清套路了。其實攻擊方式就那么幾種,河源田直盛的“危”字攻擊大部分都是掃地,只要跳起來就能躲開,其他的攻擊只要老老實實地去彈反,慢慢地肯定能磨死。

    終于,又死了四五次之后,程陽終于打掉了河源田直盛的第二條命,成功忍殺!

    “臥槽!!牛逼!!!”

    程陽不由得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終于過了!

    程陽瞬間感覺自己牛逼大發了,這個把前面的哥們虐走了的精英怪就這樣被自己斬了,還是值得驕傲一波的。

    而且程陽看了看自己左右,兩邊的哥們還都在受苦,優越感更是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程陽信心十足地繼續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boss都打過了,這些小怪更是完全沒有問題了!”

    翻墻之后前方出現了兩個巡邏的小怪,程陽非常膨脹地沖了上去,結果剛砍了兩刀,旁邊不知道從哪飛過來一支暗箭,主角被直接射出硬直,兩個小怪跟上兩刀,瞬間殘血。

    “臥槽!”

    程陽嚇得趕緊后撤,結果周圍到處都是喊殺聲,程陽慌不擇路地到處亂跑,結果不知道從哪突然飛過來一個大錘,當場砸死。

    程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大錘直接砸到地里,然后那些小怪一個個地扭頭往回走,就像是拍死了一只蒼蠅一樣隨意。

    程陽:“……”

    再度回到鬼佛前,程陽感覺自己有點生無可戀。

    原本以為打過boss之后,這些小怪都可以毫不費力地平趟,結果根本不是,還是被小怪吊打的命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,這個掄錘的大哥,感覺很牛逼的樣子,殺掉應該會掉好東西吧?”

    又死了三次之后,程陽一絲血,成功忍殺掉了拿著大錘的太郎兵。

    而后……從太郎兵身上飄出來一個紙人,獲得了8點經驗。

    程陽:“……打擾了。”

    還掉好東西?

    夢里掉吧!

    程陽明白了,這個虐死自己好幾次的大錘兵,根本就只是一個普通小怪而已,虧得自己還打了這么久……

    感覺有些生無可戀的程陽,勉強收拾心情繼續探索,向著赤鬼所在的方向走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胡斌站在一邊,看著玩家們的屏幕。

    試玩區域的屏幕上,齊刷刷的“死”字,畫面不同,字體各異,但這場面簡直是酷炫。

    這些玩家們死的地方各不相同,大部分玩家死的畫面都是在前期,山內重則那里或者是河源田直盛,這兩個精英怪就卡掉了一大批玩家。很多玩家被虐了幾次之后就不玩了,新接手的玩家又從頭開始,往往還是卡在這,所以停留在這一階段的玩家是最多的。

    至于過了河源田直盛的玩家,處境也好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有一部分卡在了赤鬼那里,他們沒發現鈴鐺的劇情,被赤鬼的各種投技給打得生不如死,瘋狂墜崖。

    還有一部分則是卡在了平田宅邸,復現了之前衛勇的劇情,這一段超長的戰斗最后還有拿槍的彌山院圓真守關,玩家們同樣是被虐的意識模糊。

    極少數人,成功發現了另外一條路,越過了彌山院圓真直接到了著火的內宅,但接下來還有胖哥哥和幻影之蝶等待著他們……

    總而言之一句話,大型花式受虐現場。

    一排排齊刷刷的死字和黑白屏,形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,而后面圍觀的玩家們也開始發現情況有些不對,開始紛紛議論起來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況?全都死成狗了?”

    “這游戲有那么難嗎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很難啊,到目前為止還沒看到任何一個能不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感覺有陰謀啊,官方為什么說可以給每人0條命?0條命都撐不了多長時間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多人根本沒玩滿0條命,死了十幾次就放棄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幾次也很多了啊!你見過那個游戲上來先殺玩家十幾次的??”

    圍觀的玩家們全都懵了,這情況跟預想中的完全不一樣啊!

    很多人看到《只狼》,都期待著是那種高空中飛來飛去、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感覺,結果真的一玩,發現自己只猜對了一半。

    主角卻是可以在高空中飛來飛去,也確實可以瀟灑地暗殺,可關鍵是一旦暴露,牛逼轟轟的忍者立刻就變成了小綿羊,被各種小怪花式虐殺。

    這哪是只狼,這根本就是條狗啊!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重庆三分彩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