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夢小說網

第十三章 千絲萬縷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小貼士: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
    “她死了多久了?”鬼哭問道。隨-夢-小說 WWW.SUIMENG. com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曹青云搖頭:“但肯定不止兩三日,外表沒有臭味,肯定是用了什么法子保養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拔出劍來,一劍捅在了尸體上,頓時,鮮血流出,一股腐臭彌漫。

    “最少七八日。”看著傷口中流出的膿液般的黑血,曹青云黑著臉道:“可恨,若是法術在身,那還需要這么麻煩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鬼哭眼中一亮:“已經有三個縣城遭殃,三個縣城,第一個死的總是縣尉,第一個亂的總是班房,對方,為何要如此做。”

    曹青云愣了一下,鬼哭叫道:“對方怕他們,去縣衙,想辦法把捕頭和仵作。”

    捕頭始終沒來,也來不了了,他們有的喝酒喝多了,倒在路邊,第二天發現被凍死了。有的生了病,沒治好。還有的被偷襲,被捅了腎,翹腳丫子了。

    班房的捕頭接二連三的死去,最后一個不剩,這本來是大事,但是相比起官老爺,這件事無疑要想了許多,被掩蓋了下來。

    直到現在,曹青云才察覺,心頭直罵娘。當真是慢了一步,步步都慢。

    不過好在,平時仵作并不起眼,逃過一劫。在天快亮的時候,渾身哆嗦著來到了這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夫君,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鬼哭被南宮叫醒,他從床上爬了起來,用力的甩了甩頭,接過南宮手中的帕子,道了一聲謝,然后用力的在臉上搓了搓,總算清醒了,披上的衣服,下了床,一打開門,就是一個哆嗦。

    嘶,屋里暖烘烘的,一開門,冷風一吹,還真挺冷。

    跟著南宮到了堂屋,迎面就撞見了采薇。

    “鬼大哥,你醒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鬼哭點了點頭:“丫頭,醒這么早?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睡得早嘛,倒是鬼大哥辛苦了,趕快吃點,待會兒再睡一下。”

    鬼哭和采薇前腳剛坐下,曹青云后腳就打著哈欠進來了,看來,他沒睡好。

    “師兄,師姐,師嫂……”

    曹青云第一的打了招呼,然后就坐了下來,垂著頭,雙眼微瞇,看樣子隨時有可能閉上。

    南宮把飯菜端了上來,清粥、酸菜、還煎了幾尾魚。

    很簡單,滋味卻不錯。

    “姐姐的廚藝愈發長進了。”采薇點評道,她也有這個資格,比廚藝,她還在南宮之上,不過日后就不好說了。現在采薇的廚藝耽擱了下來,而南宮的廚藝長得飛快。

    “你該叫嫂子。”南宮笑著道。

    采薇也嘻嘻笑道:“我就不,姐姐姐姐姐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兩個女人打著機鋒,兩個男人大口喝粥,他們一個不敢加入戰場,一個心懷愧疚。

    “哎!”鬼哭心中嘆了一口氣,腦仁發疼。

    飯后,老管家帶著主簿公子前來,還帶了些水果,在這大冬天的,可真是難得,也算得上下了血本了。

    明里暗里,巴結著曹青云。作為一個人精,他自然看得出曹青云是幾人中最低位最低的,但是,那三位是過江龍,而曹青云是地頭蛇,屬于現管的,自然巴結曹青云更有用。

    至于主簿公子,傻愣愣的站在原地,看起來,比昨天晚上更傻了一些。想必,爹和媳婦的死,對他打擊有些大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管家帶的自家公子的走了,留下了水果。

    “總算走了。”曹青云松了一口氣,然后又低聲夸贊那個老管家:“倒是個忠心的。”

    老管家來,但不是為了別的什么,而是為了自家公子。他一把老骨頭了,熬不熬得過這個冬天,也很難說。但是他一旦走了,自家公子是個憨包,哪天被人害死奪取家產都不知道。所以,也就求著曹慶云順手照看一下。

    幾人正準備休息,仵作來了,他眼中布滿了血絲,臉色也有些蒼白,盡顯疲態,拱手道:“幾位大人,查出來了,還請移步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曹青云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不辛苦。”仵作連忙擺手,但實際上,他累得半死。

    昨夜半夜被人叫起來,明天雪地中走了兩刻鐘的時間,差點沒凍死在外面。然后就一直忙到現在,都快午時了,滴水未進,可以說是又累又餓。

    “接著。”鬼哭的聲音傳來,然后一個東西飛向了仵作。

    仵作連忙接住,發現是個說不出名字的水果,兩個拳頭大,白的跟雪一樣,透著清香,一看就肥美多汁,想必是哪里的野果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,能吃的野果很多,種類數不勝數,叫不出名字也不稀奇。

    分辨有沒有毒的方法也簡單得很的很,就看猴子,猴子能吃人就能吃,并且滋味定不會差。

    “拿來填肚子吧。”鬼哭說道,然后隨意的拿起一個,用袖子擦了擦,就放進嘴里啃了起來。

    仵作臉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,不過卻沒吃,而是把它揣進懷里,打算回去給孫兒吃。

    就如前面所說,大冬天的,水果可不常見。盡管野果也不少,但人家長在山里面,想要取這些果子危險的很,價格可不菲。

    幾人跟著仵作來到了一處偏房,兩張木桌拼接在一起,上面就擺著個血呼呼的尸體。

    采薇和南宮臉頰抽動,扭過頭去,他們也算是殺過人開過葷的,但是一桌子的零零碎碎,再加上濃烈的惡臭,著實讓人惡心。曹青云更是不堪,只是忍了一會兒,便沖出門去,嘔吐了起來。

    仵作不以為意,這事他們受不了也正常,但并不妨礙他,至少,還有一位大人神情正常。

    “大人請看,這尸體格外有趣。”仵作一邊說著,一邊將手伸進血乎乎的肉中,從里面拉出來許多的細絲。

    “您看好了。”仵作臉上露出興奮之色,拈起一根細絲一拉,然后,手指……應該是手指吧!

    手指動了動。

    鬼哭輕咦一聲,走上前去,一邊嚼著果肉一邊仔細觀察,頓時發現被切得零零碎碎的尸體十分規整,并不是胡亂切的,而是沿著某種脈絡,而這個脈絡,真是縱橫交錯遍布尸體的細絲。

    鬼哭幾口看著手中的果子只剩下了核,然后扔掉了果核,接過仵作手中的細絲,一根一根的試了起來。

    每一根,都對應著一個部位。

    手指,腳趾,手腕,嘴巴,脖子……

    一旦能夠掌握所有細絲,就能操控這具尸體,讓這具尸體如同正常人一般活動。

    頓時,鬼哭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他哭笑不得,本來找到兇手行蹤,卻不想,陰差陽錯之下,把兇手作案的方式給查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這等手藝,當真是巧奪天工。”仵作眼冒精光,夸贊道:“這些絲線,都通往后腦,從毛孔底下緊貼著頭發伸出,然后,就如同操控木偶一般操控著整個人,讓外人根本察覺不到異樣,真想不出他他的手是如何樣子的,能做出這樣的傀儡,能操縱這樣復雜的傀儡。”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重庆三分彩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