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夢小說網

第247章 猛男!太陽之王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小貼士: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
    這還真是印象中官員出行的派頭,只不過畫風實在是有點讓人無法吐槽。◢隨◢夢◢小◢說Щщш.sUimEnG.com

    在皇太一的印象中,古代官員威風八面地登場總少不了簇擁著的小弟,奇怪的喊聲和象征著威嚴的轎子,這一套幾乎是傳統藝能級別的標配。

    不愧是專業級別的,魄力就是和一般的雜魚不一樣,皇太一看得有點發呆。

    雖說讓他發呆的不僅僅是因為魄力……

    小弟是有的,甚至是訓練有素的小弟,稱之為獄卒應該更加合適,當打出獄卒這兩個字的時候假如默認會出現奇怪的詞,那么奇怪的性取向就會瞬間暴露了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都是猛男中的猛男,無一例外都是身高在三米以上的巨漢,全部身著統一的制服,不知道是不是要因為考慮到節約,每個猛男身上的衣物和裝甲都很少,一陣陣哲♂學氣息撲面而來。

    說是制服還不如說是情〇內〇。

    至于轎子……

    那是金字塔吧!絕對是金字塔吧!

    從功能和狀態上判斷應該是轎子沒錯,也的確是一群猛男鎖抬著的,這個形狀除了金字塔以外實在是想不到另外的東西,不過正面被削掉了一部分,正好形成了寶座的模樣。

    連顏色都是金光閃閃的,人家叫金字塔也不意味著是金色的好不好!

    “那個應該就是監獄長了。”

    梅林很緊張地靠在皇太一身旁,能夠清晰感覺到手臂部分的觸感。

    “監獄長啊……的確是個和形象符合的人,再大只一點就更像了。”

    皇太一也覺得監獄長這種職業非常符合臉色陰沉的猛男。

    監獄長的體型不屬于特別夸張的那一類,從坐下的高度推測可能也就兩米左右,同時也不是特別粗大威猛的類型,甚至顯得有些瘦長,但渾身的肌肉都是經過嚴酷鍛煉的模樣,和變異一般的猛男相比,更多了幾分久經沙場的氣質。

    這家伙也是不好好穿衣服的類型,果然是上行下效,大家都在這方面達成了相互理解。

    不過貌似古埃及就是這種簡單粗暴的打扮?

    王冠,尼美斯頭飾,彎曲的權杖,眼鏡蛇形狀的飾物。

    臉上陰沉的模樣主要可能還是因為黑色的眼線,非常傳統的法老妝容。

    所以你一個法老,怎么就跑到這鳥不生蛋的地方當監獄長了呢?給我換成頭上戴著角盔用肩膀撞人的胡子兄貴啊!

    “監獄長……哼哼……以為我王蛟會怕你么……這兒也不算是你的地盤。”

    惹下兇案的王蛟非但不感到害怕,甚至有些躍躍欲試。

    他認為自己的能力最厲害的地方就是防不勝防,只要能夠出手勝算就非常大。

    “膽敢在本監獄長面前挑戰秩序的人就是你么?精神可嘉,不過你恐怕不明白犯了多么大的罪!”

    監獄長的聲音威嚴而沉重,很有男子氣概,他一只手托著腮部,居高臨下睥睨一切。

    “老子也是學王大人手下的大將!你不要以為地位高一點就可以為所欲為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是撒謊!光是這句謊言就是足以判處終生監禁的罪!學王大人的威名豈能讓你這種人污蔑!看來今天本監獄長要親自動手了!這不是恃強凌弱,是裁決!”

    監獄長陡然一聲怒吼,震得抬金字塔的猛男們都不禁動容,響亮的吼聲震天動地,不少人干脆捂住了耳朵蹲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去死吧!我王蛟的力量你這種人根本看不清楚!”

    王蛟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能夠隱瞞到最后,他的確是無數打著學王名號招搖撞騙的人之一,撕破了偽裝之后,他拋開了所有的手下,甚至把一個距離自己最近的嘍啰當成了踏板,借助力量直接沖向巨大金字塔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監獄長眉毛微微一挑,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。

    但除此之外還是一動不動,穩如泰山。

    皇太一聚精會神地觀察著監獄長的一舉一動,這是個非常難得的機會,將來幾乎一定會和監獄長正面對決,任何情報都是十分寶貴的。

    看來梅林也在想著同樣的事情,屏住呼吸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樣盯著那邊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我的能力可是眼睛看不到的!不過對付你一開始就要用全力才行!死吧——無空流轉!”

    王蛟雙手聚合在一起,所有手指一同張開,掌心當中噴出無形的波動。

    “嗚嗚嗚嗚……”

    幾個沒有監獄長命令一直待機的獄卒一同露出痛苦的表情,和剛才被殺的人極其類似,他們距離王蛟還非常遠,也不在他的攻擊范圍之內。

    “本監獄長只有最基本的一種能力,不過——殺掉你還是綽綽有余!”

    監獄長依然保持著單手托腮端坐的姿態,空出的手向前輕輕一揮。

    皇太一的瞳孔剎那間隨之縮緊,臉上每一塊肌肉都僵硬了。

    就像監獄長所說,他掌握的就是最基本的能力之一。

    比如說直接操作火焰,雷電,冷氣等進行攻擊的能力者,屬于相當常見的一類,盡管細節上的確有著各種差異但本質上大致相似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會搓火球的人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可現場并沒有出現火球。

    皇太一只看到了太陽的光芒。

    因為實在是過于強烈,完全不敢睜眼直視。

    當他忍耐著刺痛勉強睜開雙眼的時候,剛才好像是王蛟所在的位置只剩下一簇灰燼鋪在地上。

    這不是“火焰”而是“灼熱”,的確很基礎但又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是比火焰更加本質的東西。

    所謂能力者的上限……就是這樣的嗎?

    本來還有著一些自信的皇太一,現在心情沉重到像壓了石頭。

    王蛟的能力應該是操縱空氣,空氣本身就是一種武器,這毫無疑問,但和直接攻擊的之類的招式不同,他出手的動作看似猛烈,實際上則是通過手指的細微動作操縱空氣進入人體造成暗殺的效果,確實非常兇惡。

    監獄長卻展現出了絕對的“力量”來應對。

    宛如太陽降落的高熱燒光了一切,王蛟的攻擊范圍遠遠無法觸及到他,二者之間的對決從一開始就不是公平的。

    強大。

    不愧是屹立在圓環監獄最巔峰的恐怖存在,這樣的怪物到底要怎么擊敗?他多半還有其他隱藏的招式,真的無法想象將是怎樣的惡戰了,到時候恐怕只能動用不敢用的力量,然而梅林這種單純依靠物理攻擊的……

    想到這里,皇太一不禁看了一眼梅林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當中已經浮現出了恐懼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皇太一嘆了口氣,輕輕伸出了手,在指尖與梅林的手背碰觸到的瞬間,她的手激烈地抖動了一下,但馬上就緊緊抓住了伸過來的手握住不放,就像抓住了未來的希望。

    閉上眼睛的獄卒們一個個睜開了眼睛,身為親衛隊,他們已經看慣了這個景象所以都懂得如何應對。

    “全部死刑。”

    監獄長宣告了對王蛟手下們得判決。

    這些人已經嚇到沒法站起來,不到一分鐘就被獄卒們全部干掉,連尸體都被拖走,不知道去哪里處理了。

    “進行召集,宣告學王大人的命令,去吧。”

    監獄長又恢復了一動不動的樣子,慢慢閉上了眼睛養神。

    獄卒們抬著金字塔形狀的轎子開始往一個地方出發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錯覺,皇太一仿佛覺得監獄長的眼神和自己對上了,心中立即產生了一陣不安的激震。

    難道被注意到了?

    咚——

    懸掛在鎮子中央的大鐘敲響了三聲,從鎮子每個角落都涌出了人,一起向監獄長所在的大廣場涌去。

    皇太一和梅林勉強占了一個前排,圍觀的人越來越多,討論猜測什么的都有,也有些干脆直接離開了鎮子落荒而逃,至于那些人是做什么的就完全不清楚,也許是騙子,密探之流。

    監獄長依然像冬眠了一樣,靜靜等待著人群聚攏。

    等里三層外三層的人已經聚得差不多,監獄長張開眼皮掃了一下周圍,終于向下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獄卒們放下轎子,背負著手站立成兩排,和人群們一起等待接下來的訓示。

    “肅靜!”

    嗓門很大,大概是專門負責喊聲的獄卒壓住了亂亂糟糟的議論聲,盡管不至于鴉雀無聲但的確安靜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現在開始宣讀學王大人的命令!從明天起,通往圓環監獄的死亡之路將完全開啟,全程三天,如果有誰想要發動進攻的話盡管出手,沿途會布置重兵,我阿蒙拉就在監獄當中的處刑廣場上等待著挑戰,對任何挑戰者都不會手下留情,如果不怕死的話就盡管放馬過來吧,來多少人都沒問題!完畢!”

    自稱為阿蒙拉的監獄長向著一個方向肅然站立,宣讀了一番從學王那里獲得的命令。

    轟——

    人群當中立即炸開了鍋。

    就連皇太一這種還沒掌握到太多情報的人也很清楚這一命令的分量,但是,實在是太可疑了。

    如果什么都可以稱之為巧合,人類的智慧也就變得沒有意義。

    現在這個時間點開放監獄挑戰的權力,對大多數人來講或許只是一個非常驚人的新聞,然而最大的意義卻只是酒桌上的談資,相信不會有太多的人真的去挑戰或者搞破壞。

    但這對皇太一來說意義卻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機會?

    似乎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打開大門的同時,意味著對方的防守已經完全齊備。

    假如這一舉動是針對別人還好說,如果是針對自己……

    皇太一開始覺得一切好像都落到了學王的掌控當中。

    可是,學王卻又沒有直接報以敵對的態度。

    這究竟是什么緣故?或者真的只是單純的巧合?

    不明白。

    皇太一滿頭霧水,不過有一件事倒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那就是——勢必要參加這一次的“邀請”。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重庆三分彩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