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夢小說網

第四百零八章 余糧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小貼士: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
    每晚入睡之前,神行天王鞏凡必要檢查一遍軍中的“存貨”,只有確認那些箱子、包裹數目準確且沒有一點打開的痕跡,他才能回屋里踏實入睡。[隨_夢]小說WWw.SuiMеng.com

    他經常對手下士兵說:“平時餓一點沒關系,勒緊腰帶,忍忍就過去了,都是窮苦人出身,還受不得這種苦?打仗時肯定會讓你們吃飽。想一想,寒冬降臨,大雪紛飛,別的降世軍,甚至許多官兵,還在到處找糧、搶糧,咱們卻可以躲在城墻后面安然無憂。治軍其實和過日子沒啥區別,節儉總是最重要的品行。”

    雖然平時要忍饑挨餓,可是一想到入冬之后不必冒著嚴寒四處覓食,許多人寧愿追隨神行天王,鞏凡反要勸退一些人,委婉地表示自己的本事就這么大,養不起太多人。

    鞏凡堪為表率,對自己同樣苛刻,與將士同食,被褥只要還沒破成碎片,他就一直用,搶到的布帛不是當作賞賜,就是打包收藏。

    鞏凡極少點燈,摸黑躺在硬板床上,將隨從攆走,讓他們自去休息,閉眼瞇了一會,聽到四下里悄無聲息,他從枕頭里摸出一塊果脯,整個塞入嘴中,慢慢咀嚼,絕不掉出一點碎屑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應得的。”咽下果脯之后,鞏凡低聲自語,“杜勾三他們自己喝酒吃肉,卻讓士兵吃糠咽菜,這種事情我不做,我只是補充一下體力,我若是倒下,誰照顧這些年輕人?他們都沒有過日子的心……”

    鞏凡又掏出一塊果脯,正要往嘴里塞,就聽門被敲得震天響,不由得大驚,以為要被抓個現形,一時驚慌,將果脯往被窩里一塞,坐起身來喝道:“誰大晚上敲門?”

    “老哥,我們有事情要說。”

    是一名同鄉老兵,極守本分的人,鞏凡稍松一口氣,但是心中依然不悅,“有敵軍攻來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等明天早晨再說。”

    門外的人沒有開口,但是也沒有離開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鞏凡重新躺下,總覺得有人正在扒門縫窺視,不敢入睡,也不敢再吃夜食,只得起床,趿著鞋子來開門。

    老兵果然沒走,身后還有十幾名士兵跟隨。

    這么多人一塊登門,鞏凡十分意外,不由得緩和語氣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別人都不吱聲,只有老兵道:“那位徐公子的話,請老哥仔細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哪位徐公子?”鞏凡一頭霧水。

    “與三位天王一同來的那位徐礎徐公子。”

    鞏凡越發糊涂,“你們啥時候關心這些事了?徐礎鼓動咱們去爭降世王、大頭領之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這個,是另一番話。”老兵抬頭看看天空。

    空中有幾片烏云,遮星掩月,鞏凡也看一眼,終于想起來,笑道:“黑氣環繞?埋頭城?你們真信他這些鬼話?”

    老兵正色道:“老哥,對鬼神要留些敬畏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我一向敬畏鬼神,你們都知道,可這回沒有鬼神,全是徐礎隨口騙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。”眾士兵的神情越來越嚴肅,老兵道:“我們問過投降的俘虜,這座城的確比較詭異,他們入住不到兩個月就被攻破。幾名俘虜待的久些,一年工夫就換了七位守將,最短的一位連十天都沒挨過……”

    鞏凡大怒,“你們盡問詭異的話,他們當然給你詭異的回答!我看你老成持重,才讓你做我的副手,像你現在這種蠢法,還是當小卒子吧。”

    老兵臉色微紅,“行,我當小卒子,反正吃穿用度跟副手全都一樣,還少些責任。”

    “下回攻城,你第一個往上爬。”鞏凡砰的一聲關上門,隔門吼道:“都回去睡覺,敢有逗留者,休怪我無情!”

    外面腳步聲雜沓,人群散去。

    鞏凡回到床上,覺睡不著,果脯也吃不下去,一味地痛罵老兵忘恩負義,慢慢地,等他冷靜下來,又感到后悔,老兵對他忠心耿耿,白天與普通兵卒吃一樣的苦,夜里卻沒有零食可以補充,眼瞅著迅速衰老。

    鞏凡重新起床,穿鞋披衣,長嘆一聲,開門叫起隔壁的幾名隨從,帶他們巡營。

    巡營所見所聞,令鞏凡心驚不已,原來相信“鬼話”的人不止是老兵等數十人,傳聞早已遍布軍中,到處都有人扎堆兒私語,仰觀天象,好像頭頂上真有一團黑氣似的。

    鞏凡找到老兵,稱他“丘老弟”,表現得比平時還要和藹,讓眾人看到兩人之間并無嫌隙,然后拉著老兵走到一邊,小聲道:“怎么回事?大家都信了?”

    老兵點頭,四處看了看,“老哥快些醒悟吧,這座城越看越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連敵人都沒有,哪來的古怪?”

    老兵湊到近前,小聲道:“三位天王帶兵數千,可是一股勁敵,而且就在城里。”

    鞏凡笑道:“杜勾三他們帶來的士兵只有數百人而已,他們怎么會搶我的城池?”

    “不會嗎?三位天王有求而來,老哥一樣也沒答應,他們都是極要面子的人,萬一心中惱火……”

    “別說了。”鞏凡也有點心動,雖然都是降世軍頭領,彼此之間卻沒有多少信任,“三王有何異動?”

    “一直沒睡,聚在一塊不知談起什么,手下兵卒也都不肯休息。”

    鞏凡還是不太相信三王會生異心,但是看一眼遠處聚集的將士,知道自己必須做點什么,以安軍心。

    “你去請三位天王到我那里聚會,他們若來,便是無事,若是不來,當要小心提防,明天一早就將他們攆出城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哥這個主意好。”

    老兵要走,鞏凡又道:“將那個徐礎一塊請來。”

    老兵連連點頭,以為鞏凡終于被說服。

    鞏凡回到官廳里,命人點兩支火把,再準備一壺薄酒,以待客人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老兵回來,神情舒緩許多,“三位天王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鞏凡也松口氣,笑道:“我就說是你們瞎想,別看我拒絕他們,可是我話說得在理,他們不得不服氣,以后有事,還得來求我,怎么會起異心?”

    “嗯,那黑氣所對應者另有其人,可能是官兵或者賀榮人。”老兵道。

    鞏凡無奈地搖搖頭,覺得用一壺酒招待客人太奢侈了,但也不想賜給老兵,于是悄悄用腳將壺推到凳子下方。

    三位天王果然很快趕到,而且手里拎著酒肉,一進廳杜勾三就笑道:“我們本來要請鞏老哥一同喝酒,怕你睡得早,沒想到你也是夜貓子。”

    酒氣撲鼻而來,鞏凡口內生津,笑道:“三位天王太客氣,其實我請三位來,是有正事,不為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邊喝邊聊。”燕啄鷹道,臉色黑紅,顯然已喝過不少酒。

    穆天子親自動手,將一條長凳放在中間,當成桌子,酒肉擺上,四人圍坐,繼續吃喝,鞏凡兩口酒下肚,只覺得渾身舒坦,早忘了還有“正事”要說。

    徐礎進來時,四人歡聲笑語,守在門口的一群士兵干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來了?我下過死命令,不許他出門半步……”杜勾三皺眉道。

    鞏凡道:“是我將他請來,杜天王權當賣我一個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這里是鞏老哥的地盤,當然是你說的算。但是酒肉就這些,咱們吃,不能帶上他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鞏凡本也無意請徐礎入席,大聲道:“徐礎,當著大家的面,你說說黑氣是怎么回事?是不是你編造出來的?”

    徐礎看一眼守在門口的幾十名士兵,笑道:“依我所見,黑氣可是越來越濃、越壓越低。”

    士兵們色變,連酒香都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鞏凡冷笑一聲,向杜勾三等人道:“三位天王能再賣我一個面子嗎?讓我收拾一下這名狂妄書生,放心,我不殺他。”

    杜勾三醉熏熏地說:“殺也無妨,反正我們也不爭大頭領之位了,要將他還給賀榮人,鞏老哥想殺就殺,大不了還顆人頭。”

    鞏凡是個極謹慎的人,絕不會讓人懷疑自己有爭名號的意圖,于是笑道:“那倒不必,徐礎說這里埋著蚩尤頭,就讓他將頭顱找出來,什么時候找到,什么時候休息,天亮之前若是找不出來,他就是在撒謊,編造故事。”

    三王同時點頭,稱贊這個主意好。

    鞏凡向門口的士兵道:“你們聽到了,帶徐礎去找蚩尤頭,你們可以輪番休息,他一刻也不能停,明白嗎?”

    士兵們點頭,拽著徐礎往外走。

    四位天王繼續吃喝,子夜過后才告結束,出去尋找頭顱的徐礎則一直沒回來。

    鞏凡醉意朦朧,將盤子里殘留的一點肉渣撮起來送到嘴中,感慨道:“還是你們三人富裕啊,出門在外還帶這么多酒肉,不像我,搜遍全營,也湊不出這頓酒肉。”

    杜勾三笑道:“鞏老哥太謙遜,誰不知道鞏老哥是個積糧的好手,你軍中人雖不多,囤的糧食卻比任何一路新軍都要多,如今又奪得一座城池,過冬綽綽有余。我們三人可就慘啦,軍中糧草頂多還能支撐半個月,別說過冬,連這個秋天都熬不過去。”

    鞏凡最怕聽到這種話,急忙搖頭道:“你們弄錯了,我軍中沒有余糧,實不相瞞,那些箱子、包裹里其實全是磚瓦,用來安慰軍心,沒有糧食,一粒也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鞏老哥怕我們借糧,你放心,我們去涼州打劫,不借你的糧食,都知道那是你的命根子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沒有余糧。”鞏凡晃晃悠悠地起身,燕啄鷹與穆天子一左一右扶住。

    鞏凡突然想起凳子下面還有一壺薄酒,于是打算坐下,等客人離開以后,再將壺拿出來。

    可是兩邊的人扶得太緊,他坐不下,于是抬起頭來,剛要說話,卻見杜勾三正惡狠狠地盯著自己,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柄短刃。

    “啊?”鞏凡還是沒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“鞏老哥說得對,糧食是根本,手里沒糧,連自己的兵卒都養不活,還爭個屁啊?所以很抱歉……”

    杜勾三一手捂嘴,一手持刃刺入心口,鞏凡稍一掙扎就已咽氣,燕啄鷹與穆天子松手,鞏凡摔倒在地,壓翻凳子,露出下面的酒壺。

    杜勾三揀起來喝了一口,順手扔掉,“老東西果然藏私。接下來怎么辦?”

    穆天子冷冷地道:“徐礎看到‘黑氣’,他知道怎么辦。”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重庆三分彩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