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夢小說網

第五百零七章 強勢的白夜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小貼士: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
    見到白夜凌厲的目光往自己身上射來,楚歌眼珠一轉,急忙搔首弄姿,爭取吸引對方的注意。~隨~夢~小~說~щww~suimеng~com

    他剛才滔滔不絕的諂媚之語,使用了很多特調局第七處獨有的發聲技巧。

    倘若白夜聽到的話,一定能辨識出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同時,楚歌的尾巴也一卷一卷,在半空中畫出一道隱秘而復雜的印記,代表“自己人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沒想到,白夜熟視無睹,目光直接從他身上滑了過去,又定定落到食貓者和金尾巴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楚歌微微一怔,“為什么白夜沒有看到我畫的記號?不,他肯定看到了,但為什么不給我一些反應,簡直像是,忘記了一切!”

    糟糕,難道白夜失去了記憶?

    有可能,靈魂脫離原本的軀殼這么久,一直被困在老鼠的大腦中飽受折磨,失去記憶,已經是最輕微的癥狀了。

    這下子,事情有些麻煩。

    “必須想辦法接近白夜。”

    楚歌在心里說,“然后,喚醒他的記憶!”

    卻見白夜面無表情,沖食貓者和金尾巴道:“你們喜歡打,那就和我打!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又冷又硬,語調和節奏都非常單調,是標準的長牙王國鼠語,卻沒使用半點兒特調局第七處的發聲技巧。

    食貓者和金尾巴對視一眼,兩頭老鼠中的一流高手對白夜都相當忌憚,只顧臉色難看地磨牙,誰也不敢輕易上前。

    “不會死的——”

    食貓者挺起胸膛,有些色厲內荏地說,“這是我和金尾巴的事情,和你有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原來,白夜在這里的名字,叫做“不會死的”,想必是根據他這一身觸目驚心的傷痕而來。

    白夜不慌不忙從身后掏出一樣東西,掛在胸口,淡淡道:“看清楚這是什么,現在,你說和我有沒有關系?”

    楚歌定睛觀瞧,發現那是一塊雕刻成卡通老鼠頭像模樣的玩具金牌。

    在各種發光植物的映照下,倒是熠熠生輝,光彩奪目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,城主金牌會在你這里?國師呢,為什么沒見到國師?”

    “城主金牌”四個字是楚歌根據上下文胡亂翻譯的,或者翻譯成某種“權杖”更加貼切?總之,看食貓者的表情,這應該是某種至高權力的象征物,擁有它就能掌控整座夜光城。

    “國師出征了。”

    白夜道,“西邊的裂谷深處出現了一只很厲害的魔物,化身成巨蟒的模樣,毀滅了好幾個依附于長牙王國的部落,國師親自出兵去討伐,卻把城主金牌交給我,在他出征期間,由我暫代‘夜光城主’之職,擁有對整座城市,生殺予奪,狠狠鎮壓的權力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白夜悚然一驚,臉色陰晴不定。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?還是,你想試試?”白夜死死盯著食貓者。

    食貓者瞇起眼睛,似乎在評估著自己和白夜之間的差距,是否能依靠黑貓的幫助來彌補。

    左思右想,舉棋不定,到頭來,它還是泄了氣,身形萎靡下來。

    “對了,國師還讓我當了‘大將軍’。”

    白夜傲然道,“所以,你們不該再叫我‘打不死的’,要叫我‘不死將軍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食貓者臉上的肌肉一陣抽搐,滿肚子的心不甘情不愿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白夜上前半步,“你不相信,還是反對我當大將軍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面對白夜凌厲如冰錐的氣勢,食貓者終究選擇了暫時性的退卻,它低下腦袋,用細微如蚊蟲扇動翅膀般的聲音道,“……不死將軍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!”

    金尾巴在旁邊幸災樂禍地笑起來。

    它早就知道白夜暫代夜光城主職位的事情,自然不會像食貓者一樣去觸白夜的霉頭,卻是在旁邊煽風點火,“不死將軍,食貓者看起來很不服氣——”

    最后一個“呢”字還沒出口,就見一道白色流光仿佛白色巨蟒般電射而至,“啪”一聲,狠狠抽在金尾巴臉上,把它抽成一顆飛天陀螺,在半空中轉了十幾圈才再次狼狽落地,半邊臉腫成潰爛的桃子,連大牙都被抽掉了半顆。

    “哎!哎!哎!”

    金尾巴被抽得天旋地轉,一時間忘記了思考,只顧捧著腮幫子,慘叫連天。

    白夜一步步朝它走過來,毫不留情將它一腳踹倒在地,狠狠踐踏著它柔軟的肚皮,力量之大,像是要將它的五臟六腑,都從七竅里擠出來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情,是因你而起。”

    白夜一字一頓,語氣森然道,“你破壞了食貓者的凱旋,就是損毀了長牙王國的榮耀,這半顆牙齒,吃下去,記住這個小小的教訓。”

    金尾巴一陣顫抖,和食貓者一樣,生不出半點和白夜對抗的勇氣。

    白夜用尾巴卷起金尾巴被抽掉的半顆牙齒,硬生生塞進它的嘴里。

    “記住,再有下次,我不會這么仁慈,你也不會再有這樣的好運氣。”

    白夜俯身,貼著金尾巴的耳朵,平靜道,“到時候,我要把你這根會放電的尾巴硬生生扯下來,再用它勒死你,明白嗎?”

    金尾巴被半顆牙齒卡在喉嚨里,正是不上不下的時候,它欲哭無淚,忙不迭點頭。

    “聽著——”

    白夜不再理會這家伙,卻是昂首挺胸,沖四周的老鼠市民們高聲道,“最近靈河泛濫,有很多魔物在長牙王國四周出沒,不知道國師的討伐究竟會持續多久,無論如何,國師不在夜光城的時候,我們一定要嚴陣以待,牢牢守住這里。

    “誰敢在這樣的非常時期搗亂,搞破壞,彼此爭斗不息,那就別怪我不客氣。

    “現在,金尾巴帶著你的族人,滾回你們的洞穴。

    “食貓者把所有戰利品都送去倉庫,然后也回去休息,稍后我會清點戰利品和消耗,代表國師給予你們應有的獎勵。

    “剩下所有鼠族,統統回到各自崗位上去,在我的尾巴落下之后,倘若還被我看到哪怕一頭無所事事的老鼠,我都要它鼠頭落地!”

    白夜的尾巴像是鍘刀般高高揚了起來。

    夜光城里頓時一陣雞飛狗跳,所有市民都抱頭鼠竄,片刻之間,就消失得干干凈凈。

    就連高高在上的智者,也不愿意招惹白夜這尊兇神,乖乖縮回他們的洞穴,借著尾巴上的光亮,去研究“諸神的典籍”了。

    楚歌心急如焚,真想不顧一切撲上去和白夜取得聯絡。

    但對方周身繚繞著一股六親不認,生人勿近的氣場,仿佛任何人膽敢靠近,都會被他毫不留情地斬殺。

    楚歌實在不確定白夜究竟出了什么事,是真的失去記憶還是為了某種目的而做戲,又擔心自己太猴急,會破壞了白夜的計劃,只能定在原地,抓耳撓腮,以手遮臉,連連向白夜使眼色。

    白夜終于注意到了楚歌怪異的舉止。

    他好奇地打量著楚歌。

    楚歌欣喜若狂,五官都擰到了一起,簡直要尖叫起來:“不死哥,我是自己人,自己人啊!”

    但白夜的滿臉好奇,很快變成一片寒霜,它重重哼了一聲,再不看食貓者,金尾巴或者楚歌半眼,背負雙手,顧自離去。

    “有沒有搞錯?”

    楚歌驚呼,“大家都是老鼠,前肢都短小無力,憑什么我費了半天功夫都做不出‘負手而立’的動作,白夜的兩個小爪子,卻能輕而易舉放到背后交叉起來?

    “這家伙,連當老鼠都當得這么瀟灑,這么有高手風范,他真的失憶了嗎?”

    楚歌帶著一肚皮的困惑,湊到食貓者面前。

    食貓者被白夜掃了面子,頗有些尷尬,不愛搭理楚歌。

    但見到宿敵金尾巴狠狠栽了一個大跟頭,它又高興起來——至少它沒有被人當眾打臉,還被逼著吞下半顆牙齒,不是嗎?

    “走,我們繼續——凱旋!”

    食貓者挺胸疊肚,大搖大擺從金尾巴身邊走過去。

    楚歌亦步亦趨跟在后面,還不忘沖狼狽不堪的金尾巴“嘰嘰”奸笑幾聲,把自己身邊的大腿,抱得更加緊密。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重庆三分彩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