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夢小說網

第392章 日記(3)
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小貼士: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
    我的指尖在顫抖,字里行間我都能感受到父親的愛意,他真的是我的父親,就算變成了不被甲承認的“死人”,就算永遠頂著別人的臉,那也是我的父親,先前的古怪感越來越淡,只有日記里流露出的情感是真實的。◢隨◢夢◢小◢說Щщш.sUimEnG.com

    我不敢看了,越看越覺得愧疚,如果不是看到這本日記,我永遠都猜不到父親為了我付出了多少,這些付出太沉重了,沉重到讓我負擔不起,無論我做什么都報答不了。

    或許最好的報答他的方式,就是如他所愿好好活著吧。

    我深吸口氣,翻到下一頁,時間一下子跳躍了四個月。

    “2018年10月

    我跟在大澤后面去了雪山,墨家沒想到大澤會找到最關鍵的線索,但他們不敢現身,因為他們虧欠了那個人。

    在那個人愿意了解事情始末之前,他們不能去,我知道,無論他們去多少人,都不是那個人的對手,他們也會害怕,也會愧疚,也會覺得前人留下的擔子太重了。

    盡管他什么都想不起來,但他對墨家的仇恨是刻在骨子里的,他不知道這些人曾對他做了什么,但他能感覺到這是仇人,他會毫不猶豫地殺掉他們。

    他們把大澤當成了突破口,說實話,我很怕,我知道那個人的任務就是殺掉尋找玉的人,可我沒法阻止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大澤去冒險,我連靠近都不敢,那個人是神圣和正義的化身,而我是個不人不鬼茍且偷生的邪祟。

    我恐懼到抑制不住地顫抖,不是內心在害怕,而是身體,這是一種本能,就像頭頂有一雙眼睛在看,我知道他能感覺到我,躲得再遠都沒用,我在他眼中猶如螻蟻,他懶得來殺我,但我若是送上門去,他也不會介意把我隨手除掉。

    我只能卑微地潛藏著,我不知道大澤對他說了什么,他竟愿意去尋找真相了,這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好消息,卻也是一個壞消息。

    墨家知道扶蘇墓對他來說是一個忌諱,在他現有的記憶里,那該是他守護的地方,所以他們早就知道而不敢去,因為他會殺掉所有膽敢靠近那里的人,但現在不一樣了,他愿意自己打破桎梏,愿意自己去探究,那里將不再是一個禁地。

    我只能跟在他們后面,這次的任務太難了,又只有我一個人執行,沒有地圖只能一點點尋找,我知道我不可能比得過他,只希望在他分心照顧大澤的時候能趕在前面,墨家也知道成功的希望渺茫,他們只是讓我盡力。

    他知道我跟在后面,他真的很厭惡我,他似乎不想讓大澤看到他殺人的樣子,就讓狼群把我處理掉,我不由感謝起已經死去的自己,還好我早早接觸了墨家,早早練就一身本領,否則我真有可能連他的第一層考驗都過不去。

    他們把一切都準備好了,我敲暈了那個守在洞口的藏人,也聽到了應聲蟲發出的咒語,我知道這個咒語對那個人意味著什么,它幫我爭取了一些時間。

    還是不行,果然不行,哪怕是在這樣的環境下,我也比不過他,任務失敗了,他們先一步找到了它,把它殺掉了,果然世界上不會有那么容易完成的事,后面的路更難走了。

    他發現了秦始皇的秘密,知道自己不過是被人利用了,他像瘋了一樣逃走了,我甚至還遠遠地看到了他,但他早就沒有心思殺掉我這個無關緊要的螻蟻了,他必然要去找秦始皇報仇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那座陵墓中有什么,他的腳步聲很快就消失在迷宮一般的洞穴里,我聽到了大澤的吶喊,無助又絕望,我突然明白他為什么能打動那個人了,他是無辜的,他什么都不知道,他總是一心為別人著想,哪怕是鐵石疙瘩,也不會對這樣的人提起戒心,更何況那個人已經入世很多年了。

    換做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,只有什么都不知道的大澤能夠做到,他是神,他能感覺到人心中的雜念,哪怕是最善于隱藏的墨辯也逃不過他的眼睛,如果大澤抱有其他目的,哪怕只是一點點,他也不會放過他。

    大澤身邊幾乎沒留下任何東西,他不知道我一直在跟著他,他是怕我的,我能感覺到他在盡力躲避,連呼救都要思索再三,我一直在等,直到他因缺水倒地。

    天知道那時候我有多激動,我毫不猶豫地沖上去,把他抱進懷里,我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和溫度,那一刻,我覺得自己付出的一切都值得了,哪怕變成一個永遠不能在他面前露出真面目的死人也值得了,我所求的只有守護他,現在我能夠做到了。

    我喂了他一點水,把他帶到了另一個出口,我看著他的臉,怎么看都不厭,仿佛時光回到了他小時候,粉粉糯糯的一團,他快要醒了,我不得不離開,我一步三回頭,我知道這種機會不會很多,有一次便少一次。

    就在那時候,我做出了一個決定,我去了喇嘛廟,做了一件簡單的事情,我知道他不可能放棄,哪怕一切都結束,他依舊會尋找未知的真相,那時候的我注定要離開,我不能讓他在沒有我保護的情況下行動,我很清楚這可能帶來的后果,但我還是做了。”

    我把日記翻到下一頁,明明已經知道了大概的真相,從父親的角度看又完全不一樣了,我心里憋得難受,就算墨家人看到了日記,他們也不會知道父親暗中做了什么,仁增喇嘛是很可靠的人,他絕不會多說,墨家應該不會發現父親把日記的存在透露給了我吧。

    我低頭看去,時間的跨度又變大了,字跡清晰地記錄了時間的軌跡,記憶越來越深刻了。

    “2019年6月

    那個人回來了,他竟然去找了大澤,我很吃驚,這不是他會做出的事,卻又真實地發生了,我說不出是什么感覺,墨家也像我一樣震驚,他的種種行為都表明他在漸漸脫離神性,這對墨家來說是好事,他們等了那么久,終于有了一個能真正幫他們的人,但他們也知道他認同了大澤,不代表認同墨家,他們決定冒險試一試。

    他們幾乎沒付出什么代價,那個人的改變遠超墨家的預估,阿川告訴我他很信任大澤,信任程度是他不能想象的,簡直令他嫉妒,我真的很欣慰,我知道他有多大的能力,有他在大澤身邊,或許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。

    他們說服了他,因為墨家本身就是被逼迫的,他們拿出了最值得信服的誠意,我知道這個家族本身是沒有欲求的,他也看得到,所以矛盾的化解只是一瞬間,但不得不說,他真的變了太多,我甚至不敢相信這是大澤帶來的,我越來越期待以后的發展了,這是我第一次在絕望里看到光明。

    我對墨家提出了照顧大澤的意愿,我以為他們會拒絕,但他們答應了,我很感激,這個家族有時候并非像外表看來那么冷,我能感覺到冷漠背后是有溫暖的。

    我滿懷期待地和大澤見了面,正式的見面,我真的很難控制住自己的情緒,墨家答應我照顧大澤,但他們是有條件的,我絕不能讓大澤看出我的身份,我知道這是必須的,因為大澤將來要回歸普通的生活,而我是一個絕不能為外界所知的死人。

    生活很平靜,于我卻像水深火熱,我能看出大澤并不喜歡被我這個陌生人碰觸,這是正常人都有的反應,我只能拼命壓抑自己的情感,無數次,真的是無數次,我無數次地想告訴大澤我究竟是誰,但我還是忍住了,如果我還想留在他身邊陪伴著他,就必須要忍,沒人知道這是一種怎樣的煎熬。

    大澤從小就很敏感,他果然察覺到了異樣,他想要拿下我的面具,我能看出他的好奇和疑惑,我落荒而逃,生怕自己忍不住讓他知道真相,我在怕,在躲,在天平兩邊搖擺不定。

    真的太難熬了,我只能選擇逃避,而逃避帶給我的又是另一種痛苦,我不能不看他,我決定摘下面具,把那張早已長在臉上的另一副面孔給他看,讓他知道我真的是一個陌生人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他眼里的失望,心痛的卻是我,我不知道自己做得對不對,或許我才是最自私的那個,為了能一直在他身邊,剝奪了他知道真相的權利。

    這段平靜的時光是夢寐以求的,我甚至祈禱那座浮島出現得再晚一些,我知道當一切結束,我就再也不能見到他了,盡管我已經死過一次,每每想起還是心痛,能陪他多久就陪他多久吧。

    那個人也來了,墨家給予了他最高的權力,這是應該的,墨家無法控制他,而他將會成為墨家最大的助力,我聽說他強烈要求和大澤待在一起,墨家同意了,他們想不通大澤究竟有什么魅力,能讓這樣一個人惦念低頭,我說不出是什么心情,我很驕傲,因為這是我的兒子。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重庆三分彩官网